在他辦公室 該做的都做了

在他辦公室 該做的都做了 傾訴人:芬芳(化名),女,43歲,私營業主 之所以將這位傾訴人的化名起作“芬芳”,是覺得她雖年已四十,卻有股春天般的朝氣。花無百日紅,人不會永遠年輕,但芬芳將自己打扮得十分陽光,通體的休閒款,利落、得體、灑脫,與街邊那些點著細高跟鞋裊裊婷婷的年輕女子相比,芬芳更多了一種成熟女人的干練和沈穩。這樣的女人,生活一定很豐富,很豐富的女人也一定很有故事。果不其然,芬芳用伶俐的敘述外加飛揚的表情,講述了一位中年女人的困與惑。 年輕時,不懂愛情 我結婚很早,在周圍同學還在上學的時候我就已做了媽。在農村,這可能算不上什麼,在城裡可了不得,我的一意孤行把爸媽氣壞了,婚後一年裡我就沒敢進過家門。養兒才知父母恩,自從我生了兒子,才知道這樣做對他們的傷害有多大。尤其是頻頻與丈夫發生爭執吵打,想起父母當初的規勸,後悔不迭。可是看看幼小的兒子,一切就這樣忍了。 人在年輕的時候,會犯很多錯誤,雖說有一句話“年輕人犯錯誤上帝都會原諒的”,但是當年輕人被寬恕之後,卻付出了“年輕”的光陰。由於婚前了解不夠,生活習慣的不同,相互的不能容忍,我們夫妻之間打過,罵過,賭氣說離婚過,十幾年過去了,兩人都不再年輕,一切不平衡都成了習慣,日子反倒平靜了。人說夫妻間小吵是感情的潤滑劑,小吵怡情,大吵傷情。我覺得與丈夫已無話可說了。我們只是住在一套房子裡的兩位宿友,共同養育著一個孩子。其他的,連鄰居都不如。 為了報復,我參加了交友活動 男人總是不會甘於寂寞。我的丈夫雖不算英俊,卻也有著成熟男子的穩健,再加上在單位小有職權,他這種年齡對一般年輕女性應該是極具殺傷力的。所以,當別人曲裡拐彎地提醒我他有了外遇時,我表現得出奇平靜,之後就是大大的不平衡。畢竟夫妻一場,我們雖感情不和,我卻只有他一個男人啊! 或是出於賭氣,或是那一天實在無事可做了,我撥通了一家雜誌的交友熱線。當接線生用甜美的聲音問我需要什麼條件時,我愣了一下,之前確實沒想過。我說,“那就隨便吧。”電話那頭笑了,“哪有隨便的,總歸有個目標吧。”我隨口說,“那就要求有上進心,愛學習,喜歡郊遊等等”,然後依要求留下了我的小靈通號。 還真有很多電話打過來,讓我結結實實地忙了好幾天,接電話、解釋自己交友目的的純正云雲。後來看到陌生號碼乾脆不接了。 見到他第一面,我想我完了 在這些不熟悉的號碼中,有個手機號一直執著地出現在我的小靈通裡。我想,既然參加了這個活動,那就接個電話試試吧。電話裡,一位中年男士開門見山地自報家門,我姓某名某,公司在哪哪,車號是某某某,並且口氣堅決地約我到他辦公室見面。我聽了好笑,萍水相逢,你為什麼要用這樣盛氣凌人的口氣對我說話?我又不是你的員工。我對他說,“我為什麼非要去你辦公室,你幹嗎不來我辦公室見我?我這幾天沒空。”那位男士也很乾脆,說,“好吧,那就改天再聯繫。 ” 那幾天我還真的沒空,整天陪著幾個外地朋友,也就把這事忘了。不過那位先生可一直記著,隔一兩天就打個電話“提醒”我,我想也不能老回絕別人呀,那就見見吧,看看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。約定了時間後,我陪女友逛商店,又把這事忘了。那人打來電話問我在哪,我說在金地呢。當我還來不及回絕的時候,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車。驗了一下小靈通裡他發過來的車牌號,沒錯,我拉開車門,坐了進去。駕駛座裡一位身穿休閒裝的男人沖我一笑,我也沖他一笑。當時心中一顫,我想我完了。以前從來不相信有一見鍾情的事,這回大概差不多了吧。 我坐在他旁邊,心裡怦怦地敲著小鼓 這人長相一般,說實在的還不如我丈夫帥呢,可是他卻擁有一個成熟的中年男子的主要特徵:沒有少年人的幼稚和青年人的狂熱,擁有才幹與學識和從容理智地待人接物。他已發動了汽車,說,“你不害怕嗎?”我說,“活人不怕,我只怕死人。”他笑了,問我到哪吃飯?我說,“不用了吧,隨便聊聊,我晚上減肥不吃東西。”他建議可以吃些燒烤,我同意了,卻心下奇怪,這樣階層的人,怎麼也得去個中檔飯店吧,他倒甘願去大排檔。 在煙霧繚繞的燒烤攤,他為我倒了一杯冰彭啤,我喝了一口,嫌太涼,他又要了熱的,將我喝過的酒倒在他杯子裡去。我叫了起來:“你不怕我有傳染病啊。”他笑笑,不理。我又添油加醋:“我可有甲乙丙丁肝噢。”他還是不理我,那樣子很誘人。 餐後,他開車帶我去了雲龍湖聊天。他比我大幾歲,有家庭,自稱夫妻感情不和。男人總是找這樣的理由去出軌,他的話我沒往心裡去,有一搭沒一搭地應著。看著天色已晚,心裡有點慌亂。作為女人,防人之心不可無呀。這時正好下起了小雨,我們又坐回車裡。這時,那人咕噥了一句“你蠻讓人喜歡的。”我正分神,沒聽清,問他說的什麼,他也不理我。我坐在他旁邊,想著他剛才的話,心裡怦怦地又敲起小鼓。 在他的辦公室,該做的都做了 第二天上午,他又來約我。由於第一天的好感,我爽快地答應了。先是在雲龍湖邊老地方坐了半日,中午吃了把子肉。他很細心地照顧我,端飯,挑菜,拿杯子,這些事彷彿已為我做了很多年。過後,我們開車去了他的辦公室,很大,有套間,可供他中午休息用。天時,地利,人和,在他的辦公室,該發生的事都發生了。慾望像是火山爆發,從未有過的感覺,從未有過的經歷,那一刻的幸福,勝過整個世紀的時光。 不過才兩天,我就將自己交給了這個我生命中的第二個男人。我在情慾的泥沼裡不能自拔。一個月裡,我們時常見面,互相享受著彼此的身體。歷經滄海的成年男女相互間的佔有,是性,是愛?已根本分不清。我是動了真感情的,我真心地喜歡他,不見面的時候想起他,會有一種心痛的感覺。我會很關切地發些短信,“下雨路滑,開車小心”或是提醒他少喝點酒,每當做這些,便有種少女般的幸福,遠非不懂愛情時的初戀可比。 我知道,一個有老公的女人做這些事的後果,卻控制不了去想他,愛他。我不知道他怎麼看我,他這樣的男人,可以很輕易地找到性夥伴,我想,他對我不會沒有感情吧。問過他,他轉移了話題。他說:“女人應該有女人的性格,而你太好強,不服輸,這一點,和我有點像。”我們常為一個問題爭論不休。自此,我努力地改變著自己,在他面前盡量使自己溫柔。因此我在他面前越來越小心。 是不是該檢省一下自己了?上一次見面,我沖他嚷:“你這人太難以捉摸了,我們以後別在一起了。”說完,連看他一眼的勇氣都沒有。他依然不慌不忙地說:“有空我給你打電話。”那種從容,那種自信,根本就不相信我會離開他。 這是一段典型的婚外情,道德對於婚外情永遠說的一個字就是“不”。 “想要問你想不想,陪我到地老天荒……想要問問你敢不敢,像我這樣為愛癡狂?”劉若英的這首歌,說出了芬芳心中的痛。花之芬芳,美麗而短暫。當愛情沒有出路,愛情自己會不會悄悄地走開?《廊橋遺夢》中兩位中年人的激情最後終被現實擊醒,這樣的分離,感動過很多人。中年人有中年人的冷靜,有中年人的責任,《廊橋遺夢》中的結局會不會發生在我們故事的主人公身上?目前一切還沒有答案。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